老司城郊区土司活动遗址-湘西凤凰会议网-湖南凤凰古城会议公司-湖南吉首凤凰张家界会议会展服务公司-湖南凤凰古城旅游网

欢迎访问湘西凤凰会议网--二十年承办会议/展览/旅游经验的湖南凤凰古城会议服务公司。我公司能够为您提供专业的湖南凤凰古城会议服务,凤凰古镇会议服务,湘西凤凰会议场地,湘西凤凰租车,凤凰古城旅游,凤凰古城酒店,湘西凤凰古城会议,湖南凤凰会议会展服务,湖南凤凰张家界国际机票,吉首会议服务,张家界会议服务,张家界会议公司,吉首会议酒店,吉首会议场地,吉首租车,凤凰特产,张家界特产,湖南会议礼品!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湘西凤凰会议网  
湘西凤凰会议网-湘西凤凰古城会议公司-湖南吉首凤凰会议会展服务公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 >> 湘西凤凰/吉首旅游指南 >> 老司城郊区土司活动遗址
信息查询
信息标题:
信息类型:
推荐会议酒店
永顺猛洞河大酒店 ¥180
龙山县民族宾馆 ¥198
凤凰坡山公馆 ¥360
湖南凤凰高原红艺术酒店 ¥138
湘西凤凰古城花园酒店 ¥439
推荐会议线路
长沙至韩国首尔济州深度6日游 ¥3480
长沙至泰国曼谷芭堤雅纯玩旅游 ¥2680
张家界凤凰古城5日游-凤凰古 ¥0
凤凰古城九景、张家界、黄龙洞 ¥850
张家界、袁家界、天子山、凤凰 ¥888
会议新闻
凤凰多部门联合开展清明节文明祭祀宣
长沙会议服务
湖南专业会议招商 寻求会议赞助商
湘西凤凰会议接待范围
湖南吉首/张家界/凤凰国际机票预订
吉首凤凰张家界会议礼品定制
湖南吉首市旅游大巴租赁包车服务
湖南凤凰张家界国际机票预定/特价国
湖南凤凰古城会议订票服务/火车票/
湖南会议翻译服务/口译/笔译/同声
湖南会议会展商务礼仪及模特服务
湖南会议礼品/湖南凤凰张家界特产
长沙会议旅游租车与商务旅游包车
旅游工具
酒店预订 航班查询
火车列表 天气预报
考察地图 公交查询
手机查询 淘宝导购
客服中心
   手机:13762725599
     QQ :1254584218
    旺旺: 人可888
     MSN:hnmeet@hotmail.com
   E-MAIL:1254584218@qq.com
老司城郊区土司活动遗址
来源:湘西凤凰会议网-湖南凤凰古城会议公司-湖南吉首凤凰张家界会议会展服务公司-湖南凤凰古城旅游网 编辑者:湘西凤凰会议旅游网 浏览:98 次 发布:2015-08-09 16:43:51
   
(一)  花园村

吊井乡花园村,座落在飞雅角山下和自灵山的山脉过境之处。它东临土司“官道别墅”,西接禁果庄山寨,北近吊井树木,南接土司演兵选兵场“搏射坪”。昔日土司的花园如土家少女一样锁在深闺人未识。若你有兴揭开她的面纱,就会知她冠名早已远播。

从“官屋场”平地的源头,沿着石板铺成的古道蜿蜓爬上山坳,再走下曲折的永大古道,就到了“花园坪”。这花园坪有十余亩。站在花园坪远眺对面,即是中寨,顺古道依次是水井湾、杜家寨、岩门塘。再越过一个自然山坡,就到了“花园坑”,再顺石板路登上自灵山主峰的山坳处,左右各有一座小山岗,似两扇大门。你如遇雨后的晴天早晨,站在坳边向前远眺那一望无际的白雾,如宽阔白色的海洋,会使你心旷神怡,留恋忘返。坳上微风吹拂,顿觉你浑身凉爽起来。当地人们介绍,此处就是“花园门”。“花园门”、“花园坑”、“花园坪”土司时代统称“花园村”。昔日的“花园村”与老司城顺灵溪河下十二华里的“龙潭城”相平级,“龙潭城”撤废之后,就叫“弄塔村”,今日的“花园村”之名来源于土司时代。

“花园村”似乎在向人们提醒着它那遥远而又辉煌的过去。

据当地和老司城人们传说,“花园坪”、“花园坑”、“花园门”之名均源于土司王种花时的称呼,统称花园村。今花园村的七个自然山寨,住有田、向、彭、王、喻、杜、沈等姓,大都是过去种花的后代。土司王来到湘西并在溪州老司城建都,依靠的就是这些姓氏的毕兹卡人捧场,在治理溪州、美化溪州环境,也需要这些姓氏人们支持。传说,花园村的红色泥土适宜种植各类花草。据说花园村的种花护花有三种用途:一为老司城皇城和主要街道路口提供四季花种和移植花木;二供土司时代人们游玩观赏;三用于迎接湘、鄂、川、黔、渝等周边土司以及省、郡、朝廷之人聚会游赏。

相传,土司王每办一件重要之事,总要派一名得力的大官带有多名舍把亲临现场指挥督促监管。那时在花园门坳上,修建有木门槛、石柱、石槽,后被人破坏了。在花园坪竖立有当时“花园落成石碑志”,石碑上刻有各寨头人和舍把、大官等管理人员的姓名和所辖范围。在花园坪附近的古道旁,还设有一官亭,供监管花园人员之用,改土归流时已被破坏。据说那时花园内四季鲜花不谢,有牡丹、藕莲花、芍药、石榴、梅花、山菊花、鸡冠花,还有桃、李、杏、白果花等百花齐放。其颜色有红、黄、黑、白、青、蓝、紫等,每年春、夏、秋、冬四季百花盛开之时,溪州土司王携带妻妾、丫环侍女来花园品花、赏花。土司鼎盛时期,曾邀请广西、云南、贵州、四川、湖北、湖南、重庆等七省市部分地区,所督誓二十州的大小官员千余人来观赏花园村。传说,明正德元年(公元1506年)土司彭世麟代兄袭职,明正德五年(公元1510年),陕西汉中府贼僭号称“刮地王”的鄢本怒及自号“顺天王”的蓝廷瑞等二十八个。贼首叛乱,乌合十余万人,置四十八营,蔓延川陕,攻城杀吏。时洪钟尚书主管川陕军务,檄彭世麟,彭世麟率侄彭明辅斩获贼首冉总甲等首级三十余颗,贼众畏威逃遁。彭世麟与侄子明辅追至四川东乡县浪洋寺,蓝廷瑞计用美人,将女许配于彭世麟,彭世麟伪允,固与放期,蓝廷瑞、鄢本恕及王金珠等二十八个来赴婚期。彭世麟设置伏兵,生擒“刮地”、“顺天”二王,其余斩获无数,是役总制巡抚以捷闻,彭世麟为首功。朝廷召彭世麟进至朝宫,晋升昭武将军,赐夫人一品诰命。彭氏小朝廷设宴庆功一天;次天彭世麟带妻妾、丫环、侍丛及大将、旗长、峒长、舍把千余人顺灵河逆流而上,捕鱼一天,得鱼甚多,在今司柳门前的沙舟上同全体游人共煮鱼饮酒食之,在石壁上留下思垒与众同乐的石刻。第三天彭世麟又带千余人于花园村观花、品花。然后经龙洒湖、金鱼塘、太乙池(高峰湖)再到飞山河(猛洞河)(啄岩)赶仗,今日的啄岩观猎台的石刻,也是彭世麟亲自所题。

传说,土司时代,“花园村”栽培的四季花木名声远播。每逢全国举办花卉节,都得邀请土司王派一名总管和花园村的优秀护花、栽花员参加会议,每次都还受到组委会和国家有关部门的奖励、表彰。

光阴荏苒,苍海桑田,改土归流,势不可挡。“花园村”的官亭和四季鲜花树木以及昔日的管理人员,早已成为历史,留给后人的只有肥沃的红色泥土和花园坪、花园坑、花园门、“花园村”的冠名仍世代传承。

(二)  土司官道行宫河沟里

雍正四年,改土归流大势所趋,我国西南少数民族土司制度多半土崩瓦解,尘埃落定。老司城末代土司彭肇槐审时度势,主动请旨改土归流,雍正七年,朝廷授彭肇槐参将职,赏银万两,带其亲属回江西原籍落户,老司城的千秋事业变成一派荒凉景象。

四塞关河落日昏,弹丸形胜今犹存。

带围一水双龙会,剑插群峰万马奔。

                                ——《老司城怀古》

人们熟知,土司时代的行宫有:霞卜、颗砂、钓矶行宫,这里主要讲不为人知的河沟里的行宫,她位于老司城正北方,从老司城顺官道行自十五里处。四周群峰涌翠,乔木参天,云雾飘缈,中间有一两平方里的平地,即是行宫。东起巍峨的狮子山,南至峡谷幽深的马脑壳,西抵灌木陡坡树桐坳,北往交通要道吊矶岩,老司城至猛洞坪的官道就从这里经过,河沟行宫又是土司防务设施重要的关卡。据老司城世代流传,河沟里行宫诞生于北宋赵真宗咸平二年(公元999年),是当时土司彭文勇袭职之时修建的。因在宋淳化、至道年间(公元990-997年)时,土司王朝对南江(洪江流域)逐渐失去控制,南北开始分化,宋兵从南江入侵溪州境地。这时湘西和溪州各地要向朝廷纳税。土司彭文勇有远见卓识,为防止宋兵从大庸、湖北方向入侵首府老司城。于是他先在距司城北五里的利木湖设第一卡;羊叉枯设第二卡;顺官道十里的洛塔坪、班竹园为第三关卡;距司城十五里的河沟里为第四关卡;吊矶岩为第五关卡。每个关卡都有50-100名土兵常驻把守。

河沟里是官道之中心,是通桑植、湖北来凤、永定卫大庸所的交通要道。那时,大庸、慈利、常德等客商将棉花、食盐运往湘西各地或直接入川、入湖北。当地的茶油、桐油、茶叶等销往汉族各地都要经过河沟里,那时这里客商车水马龙,来往如织。土司彭文勇耗巨资修建“行宫”又称“官道别墅”。据传说,修建有五柱八旗八排七间转角楼五栋,两边配有厢房。从大门直通正屋中厅,有五道门,俗称五进门。五道大门都是用楠木或梓木厚板做成的,对开门,朱红色,每扇门上有九九八十一颗铜质珠泡。大门两边前后摆有一对大石狮和一对石鼓。城墙有内外城墙之分,内城墙厚1.3米,高八尺,外城墙厚1.0米,高八尺,内外城墙都是用花砖装饰,城墙的长度不详。大门是楠木厚板做成的对开门,朱红色,门上布有九九八十一颗铜质珠泡,大门正对面150米处摆有一对高大的石狮子,建有用泥土筑成的外堤120平方丈荷花池,池边砌有钓鱼台,正屋与附属屋之间的巷道,采用河卵石片铺成,正屋前有八亩肥沃的田园。那时,田园里全是种植的四季花草树木,常年茂盛葱笼。红黄蓝紫,五彩缤纷,微风吹拂,花摇蝶舞,芬芳四溢。荷花池内有一汩清泉长年流淌,冬暖夏凉,入冬不涸。四周山峰上遮天蔽日的丛林里有乌鸦、喜雀、锦鸡等百鸟常年栖息;麂子、野猪、刺猪等野兽类也时常来林中觅食。当地老人说,土司时代,这里是花园、也是公园,常年鸟语花香,堪称人间仙境、世外桃源,令人陶醉。凡人到此皆成佛,同来我亦仙啊!那时,专派一大官带一百名土兵常住行宫,故又取名为“官屋场”。

传说,北宋天禧二年(公元1018年),宋廷以八千兵马越过长江到常德扎营,朝廷领兵派几十名探子,经大庸、石堤,再到石堤西驻扎,来到土司河沟行宫周边打听消息。探兵了解到溪州兵强,防务设施坚固,地势险要,头儿即改变入侵溪州的路线,即从桃园进入辰州境内再进攻溪州。此时,彭文勇致仕,其子彭儒猛袭职,亲带溪、奖、锦等州土、苗兵八千余,深入溪州边境的深山密林,峭壁夹峪,四处设伏,与宋兵抗衡。在激战中双方均有伤亡,这次战争第一次拐走铜柱,俘去数百人。

宋至和二年(公元1055)宋兵再次入侵,仍不敢从吊矶岩直接进攻溪州府,又从桃园进入溪州。这时,正是土司彭仕羲任职期间,仕羲拒绝朝廷授封的刺史职衔,自称“如意大王”。溪州督誓二十州中尽有十三州不听仕羲的节制。彭仕羲就更换其首领,安排自己心腹人接替,使二十州又控制在自己麾下。一方面在边境溪涧、峡谷、密林深处,山路叉口,设埋机关暗器。布阵之后,正逢宋兵以重兵入侵溪州,双方展开激战,宋兵处处挨打,损失惨重,还摸不清溪州土苗兵的主力布在何处,只好又一次拐走铜柱和一些老弱妇孺,作为宋兵入侵溪州的战利品,向朝廷交差。从此之后,溪州土司王朝与宋廷关系,更加恶化,辰州与溪州边境,时有战争发生。但最终土司仕羲考虑到战争会对溪州百姓带来巨大的战祸,决定议和,放弃“如意大王”,顺从朝廷,诚心誓盟,宋廷入侵溪州暂时结束和搁置。

遥想当年,为何几次朝廷重兵不敢从官屋场入侵。因官屋场前与吊矶相近,后有“班竹园”、“洛塔坪”、“羊叉估”、“利木湖”作后盾,前后遥相呼应,达到“防患未然”的目的。所以宋廷两次入侵未从这里开战。“官屋场”即变成了土司时代大小官员的享乐之处。据说,历代土司王经常携带妻妾、丫环、侍从常来这里休闲、娱乐、度假、钓鱼。鱼钓完了,就叫当地百姓去灵溪河捉来活鱼,或是从百姓田里捉来活鱼放入池内,供他们垂钓取乐。土司每遇喜庆、荣典或带所辖各州、峒、酋长千余人常在这里游览,渡假休闲。

岁月流逝,花开花落,改土归流取代土司政权。随着政治、经济、文化、交通中心的转移,官屋场也随之荒废了,主建筑拆迁永顺建府,附属建筑被不法分子蚕食,园林树木花草凋谢。荷花池被后人开垦成梯田,钓鱼台石头另作坎砌。城墙、围墙被私人拆走,石狮于一九七O年前被当地人做成磨子。四周参天古林也不见了。昔日规模宏大的“别墅”,而今见到的是残垣断壁,乱石杂草荆棘丛生的荒坡地。但“官屋场”、“管道别墅”土司“行宫”的冠名一直沿习至今。

(三)  土司选兵场和演练场——搏射坪

   搏射坪距老司城五华里。据历代老人传说,搏射坪是船形地,从怒缘枯进入到源头的骡子湾全长七华里,是较为平坦的田园。进口窄、横宽50米,中间宽约300米,结尾较窄,层峦叠嶂,山峰如簇,是万马归朝群山走势最集中的地方。有轿顶山、马鞍山、磨盘山、船形山等数百个山峰两边排列,高出坪地二百余米,群山成了天然的船舷,于是这地方又称船形地。在坪地正中间有一个凸出平地约三十米高如蓝球般的圆形山堡,当地人们称它为“官亭堡”,官亭堡附近有三个自然山寨,居住有张、彭、沈、郑、王等一百多毕兹卡人。在船尾处叫骡子湾,居住有向、沈、王、陈等几十户土家人。当地老人讲,土司时代,官亭堡上建有观阵台、付银台、牛首案台。坪下有搏击场、跑马射箭场、人与牛搏击场。历代土司每次在这里现场比武挑选兵源,土司王与大将亲临现场督阵挑选。《永顺县志》载:“初檄所属照丁拣选,宣慰签天祭以白牛,牛首置几上,银付之。下令曰:有敢死冲锋者,收此银,吃此牛首。不许割首,违者以退缩皆斩,故凡战必捷,人莫敢撄”。《永顺县志》又载:“永顺司治西二里许(灵溪河草坝坪),有校场坪,土人常于此演武。又西北五里,有搏射坪,又北五里曰射圃,地势均较宽敞,土人每次于此搏射。”当地人们说,土司时代,搏射坪每遇选兵练兵时,土司王与大将们带领百以千计的土家、苗、汉年轻后生,来此参加挑选比赛和演练。那时,来搏射坪观看比赛和演练的人络绎不绝,数百匹骡马也跟随主人参加比武和演炼。据说,土司每选兵演兵之时,搏射坪附近的高峰、雨联、龙洒湖、马蹄湖等村寨的男女老少前来围观。那时候搏射坪成了老司城郊区八百家最集中最热闹的地方。官亭堡坪下的张家铺、王家铺、彭家铺、沈家店生意兴隆,客栈满员。

选兵比赛、演炼结束,骡马就放养到船形地骡子湾沿头,这里山峦叠障,悬崖峭壁,山下水草丰富,是当时天然的放养骡马场地,骡子湾的地名也由此而来。

老司城土司的兵役制度:

永顺三知州、六长官地方分为五十八旗,其目为“辰、利、东、西、南、北、雄;将、能、精、锐、爱、先、锋;左、韬、德、茂、亲、熏、策;右、略、灵、通、镇、尽、忠;武、敌、雨、星、飞、义、马;标、冲、水、战、涌、祥、龙;英、长、虎、豹、嘉、威、捷;福、庆、凯、旋、智、胜、功。”以七字为句,每字一旗,凡五十六旗,后添“设、谋”二旗,共为五十八旗。此外,有“戌、猎、镶、苗、米房、鼓吹手”六旗,伴儅七旗,长川旗、散人旗、总管旗。旗各有长、管辖户口,生男女辄报名手册,长则当差。各旗分隶各州司,而统属总司。有事则调集为军,以备战斗,无事则善处于民,以习耕凿。

当年土司王朝的军事力量的强大,溪州土、苗兵搏杀,凶狠,除了溪州土司选兵时不分民族和农兵合一的特殊社会组织形式外,就在于溪州土司兵,战术训练的吃苦与顽强拼搏精神,攻防布阵的“旗头阵”的特殊阵势分不开。

土司时代的“旗”是军政合一的组织。选拔挑选“旗头”是土司王执政的基础。良将奇兵都是从搏射坪挑选加演炼,筛选出来的,搏射坪成了土司时代选拔培养造就人才的“摇篮”。

土司王朝鼎盛时代的彭翼南,少年有志,举动不凡,务学不倦,喜涌诗评史,资如东廊。袭职后东征,其平望驿、王江泾、秋母亭、陆泾坝、胥口之大战,每身先士卒,率土、苗兵,无论抗倭、平叛,每次均按搏射坪平时训练时的:每司二十四旗,每旗一人居前,次三人横到为第二重,次五人横列为第三重,次七人横列为第四重,又其次七人横列为第五重。其余皆置后,欢呼助阵,若在前者败,则二重居中者进补,两翼亦然。胜负以五重为限,若皆败,则无望矣。每旗十六人,二十四旗合三百八十四人,皆精选之兵也。溪州土司的“旗头阵”战术的威力,在抗倭前线能百战百胜,深为沿海人民所赞颂,彭翼南能同彭荩臣、戚继光、俞大猷成为我国抗倭英雄,世代传颂,也是“旗头阵”法的特殊威力所在。

改土归流了,昔日选兵演兵的热闹场面没有了。但搏射坪对历代老人的传说仍记忆犹新。据说:“土司有存城兵五营,兵丁每营一百名,一以备捍卫,一以供役使,其兵丁每名领工食银三两六钱,米三斗六升,皆民间派。”当年老司城存城五营即:前、后、中、左、右营。五营以中营为重要,通常由应袭长子率领。其他四营由宗亲心腹担任首领。土司时代总兵力为一万五千名,除五百存城兵外,其余的都是有事则调集为兵,无事则以散以为民,以习耕凿。

千年的风雨剥蚀,千年的烈日暴晒,当年的官亭堡上的观阵台、付银台、牛首案台已被风雨烈日化成了一片残迹,那高大雄伟的土司王及将官身影已在人们的心目中淡化了。虽然官亭堡下面坪地的骑马射箭、与牛搏击,人与人搏斗的场面也早已不见来了。但是磨盘山、马鞍山、轿顶山、船形山等数百个山峰仍静静地伫立着,它们经过历史的苍桑,向人们展示着自身的价值和永不褪色的风彩。

(四)  土司兵器库射圃

土司兵器库射圃座落在老司城上游五华里的灵溪河西岸。

这里山峦耸翠,峭壁数重,古木参天,前有灵溪长潭,后有官道卡羊叉枯,方圆约六百平方米的偏坡地,现散落着十几户人家。如今,古城墙、古城堡、荷花池、一条笔直的古街道、几条横巷以及残垣断壁仍历历在目。神秘的隐语彭文耀挖银子就在射圃附近,土司六代古墓葬地的所在地,也就在灵溪河东岸。你如果想亲眼目睹射圃的雄姿,乘小舟顺灵河上约半小时即到。

据当地人们传说,射圃历史悠久,秦汉时就是毕兹卡人打造农具的铁匠铺。据文物部门多次考证,也证实射圃始建于五代以前。土司王朝时代,射圃作为兵器制造厂,从当地招募和从汉族地区引进数十名铁匠师傅,打造各类兵器,并建造地下兵器库。那时,射圃大门口修建有城墙、城堡、城门和对岸高出灵溪长潭水平面约二百米石壁顶端的哨卡棚等,常年派有专人守卫。在城墙内砌有数十座炉台,配有风箱、铁磴。据当地老人讲,土司时代,能制造出羊角钗、大刀、长矛、火铳、钩镰枪、短刀、三角刀、**箭等兵器。据传,还能制造出500斤-1000斤重的铁锚,以固定小船和大船抛锚用。土司时代,这里又是演兵场,在门前宽阔的细沙舟上,进行骑射、搏斗“旗头阵”布阵法及各类刀枪排阵拼杀演练。在门前灵溪长潭利用30-50只小船作为水上炼兵,近船刺杀,船上搏斗,焚烧攻破敌船等训练。明代嘉靖年间,倭寇患我东南沿海,土司王彭明辅同孙彭翼南率土、苗劲兵五千奔赴沿海前线,在王江泾战役中就是用自己制造的这些**箭、大刀、长矛、钧镰枪、摆开“旗头阵”,用在长潭水上训练的方法攻破敌船,一举斩倭首二千余级,溺水者不计其数,获东南第一战功。土司将官及土、苗兵受到朝廷奖赏。只因土司兵强,明代朝廷征调频繁。射圃兵器制造随之增炉,增加铁匠师傅。数十座炉台,烈火熊熊,浓烟冲天。铁匠师傅的手艺也达到精妙程度。据当地老人讲,筑起大炉台,十多个铁匠师傅集体合一,才能打造500-1000斤的大铁锚。据老司城人们发现,察闹院门前的北门潭里存有重千斤的大铁锚,沉陷在沙里,至今无法取出。明代制造的兵器数量和种类繁多,土司下令在地下建造兵器库。地下兵器库有四种用途,一是打造之后存放于库内;二是训练时取出用,训练后又存放库内;三是为朝廷征调备用;四是太平年代马放南山,刀枪归库。听当地人们说,在墙边、街道旁菜园里挖地种菜时,时常可听到叮咚、叮咚的声音,证实下面是空着的,是存放兵器的秘密兵器库。

时光荏苒,星换斗移。“割据千秋意如何,雄图偏踞仗岩阿。天环万岭天关塞,地束重滩助甲戈。五代兵残铜柱冷,百蛮风古峒民多。而今野庙年年晒,深巷犹传摆手歌”。随着老司城古城荒凉的脚步,射圃郊区小城也随之荒废。“摆手歌残事业非,司城风光尚依稀”。毕兹卡射圃,而今虽听不到叮咚!叮咚的打铁声,但地面地下的文物古迹十分丰富,底蕴丰富的处处人文景观,散发着灵气,射圃门前的灵溪山水依旧清幽秀丽。古朴古老的土家民俗风景依旧浓郁。

千百年来,居住在射圃的土家人,一代又一代的守护着这座不为世人所知的宝库,尽管过去毕兹卡人有时缺米少油,都无一人撤毁兵器库的遗址的一砖一石。然而,社会上都有少数人想敲打射圃刀枪库的主意,曾经三番五次想打通寨上的执政干部,使用合伙,或是收卖,或是受贿等手段,可是住在这里的干部一次次拒绝了,毕兹卡人的干部心里只有一个信念,保护文物人人有责,等待国家文物部门来开发。射圃毕兹卡人愿做地下文物的守护神。

(五)  农车,马蹄寨整编,汝汁河,塔泥湖

围剿吴王的传说

传说唐某年的十月下旬,彭瑊、彭士愁父子借长沙马殷的支援,与吴著、惹巴冲、春巴冲等蛮军,在今永顺伴湖双方激战两天两晚,伴湖成了改写湘西历史的主战场,至今留下有六处遗迹。即官邸沟、营山、杀人坪、万人坑、吴撤守山、银子洞。随着悠悠岁月,沧桑千余年了,面对古战场,伴湖老人张来仪(教师)赋怀古诗一首:

群山巍巍竞葱笼,未见当年战火红。

雪雨千秋陶伯气,冰霜万载掩兵戍。

长风悲古三番叹,明月观今几度愁。

莽山苍茫多故事,古迹未解念英雄。

且说吴王蛮军在伴湖战败,逃往塔泥湖一带。彭氏带楚军直追到上溪州的农车、马蹄寨扎营整编,选拔将帅,补充粮草,凑集银两,扩编成一百五十个营,总兵力为一万五千人。为打好塔泥湖、汝汁河战役,特令骡马三百余匹,随军挑夫四百余人的粮草队伍,从当时旧司城(老司城)备运战略物资,以作后援。骡马队驻扎在农车一带的土家山寨,因当时正遇多雨季节,数百匹骡马,踩得满寨坑坑洼洼,由此该村遂得名为马蹄寨。

且说唐末,即公元907年的十月二十八日,彭瑊父子带领楚军从农车进发,途经打猎铺、八井、马驻岭、百五坡,蹑沟壑,历艰险,以马驻岭为中心,步步为营,第一百五十营,就驻在百五山岗,其余的百余营分别驻进汝汁河、塔泥湖、印家岭、阳雀坡等险要之处,从四面八方围剿吴惹蛮军。

《永顺县志》载:“龙山森林皆茂密,往往土司者围场。”这里俗有“三十九弯阳雀坡,四十八道汝汁河”(猛洞河上游),这两句俗语就是对方圆不足两平方里的塔泥湖、汝汁街一带山水道路崎岖的真实写照。汝汁街又是自古来大庸去湖北、四川的交通要道,这无疑汝汁街沿头的八部大王庙遗址,应该是汉、晋、南北朝时代的溪州首八峒之一了。这里大山数重,峭壁悬崖,森林茂密,又是吴著、惹巴冲、春巴冲活动的老巢。

话说,吴、惹蛮兵,凭借这里的地势,忘想与彭氏再次决于胜负。然而,面对气势已盛的彭氏大军,吴、惹不敢正面交锋,只好化整为零,潜伏于塔泥湖诸山的密林深处。时有彭瑊、士愁父子聚议一百五十营及各大将头目,决议推行“怀柔”政策,动员一切力量,大造舆论,发动塔泥湖、印家山、百五坡等居住在密林深处的土家贫民。提出:“惩恶济贫,除暴安良,弃械不杀,投诚有赏”的方针,对那些受苦的百姓,则以白银赈济,开仓放粮。并提出受过吴、惹蛮头欺压的贫民,可申冤告状。彭氏就在塔泥湖对面的一座高山顶部,设立审案堡,审案堡前有一块平地作为贫民申冤告状的场地。为防不测,分派楚军(马殷的援兵)分驻在最高岭上,第一百五十营驻扎在百五山岗。据当地老人讲,彭氏的“怀柔”政策真灵,历经一个月,百姓受到感化,纷纷去审案堡告状申冤,将通往告状坪十多里荆棘丛生的羊肠山路,踩成通衢大道。传说,彭瑊、彭士愁、彭彦昭(彭玕之子)轮流坐镇审案堡审案。在这期间,彭瑊抽调当地土兵三百余名,化妆后深入到塔泥湖、汝汁街、印家山等寨中,发动群众,宣传彭氏的“怀柔”政策,遇贫困者,以白银赈济。同时,彭氏将停留在马蹄寨的骡马,抽一部分转运粮草至塔泥湖前的一个草坪处。这时隐藏在塔泥湖密林深处的蛮兵,仍然不敢与彭军正面交锋。这一仗,彭氏大军未动刀枪,大部分蛮兵受感化,弃械投诚,有的加入到彭军队伍,有的放下刀枪为民,使彭氏大军气势更旺。而吴、惹蛮兵分化瓦解了,吴惹残部,隐蔽月余,眼看大势已去,于当年十二初,悄悄从火溪沟上段塔泥湖的西北角逃出重围,潜入到吴王的老巢洛塔山界。据当地老人说,这次战役没有打起来,结果得出:马驻岭、百五坡、审案堡、告状坪、跑马坪等地名,这些地名的险要之处,老人过去都亲身体验过,至今记忆犹新。

且说,这一年的十二月上旬,彭军乘胜追击到洛塔山界,发动了一次又一次的进攻,吴、惹死守山界不出。时有,湖北来凤向伯林,听命从漫水带数千土兵出发,进剿洛塔山界,与彭氏大军组成三道防线,将山界围得水泄不通,同时切断了吴、惹的粮草后路,因久困久围,大部分蛮兵投诚,少数战死,亲信自杀,吴众判亲离,苟且于山洞中,后经当地村民指点,彭士愁进洞亲自将吴王杀死,惹巴冲也久困死于洞中。因向伯林助战有功,战后彭氏将洛塔山界酬谢给漫水向氏。对其余三年多来参与消灭吴王的将兵有功者,均受到不同程度的犒赏,彭氏灭吴大功告成,后受到朝廷封赏,彭士愁成为第一代土司王。

(六)  松枣摆手堂和马屎铺

松枣,距老司城七华里,是土司时代别些公园的中心之地,又是历代土司王及其官兵去南渭州列夕芷草衙署必径之地,土司彭文勇,于大中祥符元年(公元1008年),在松枣修建了松枣摆手堂,公元999年在距松枣一华里多的山堡上修建了“地母庙”,地母庙内供奉有地母娘娘和王灵官菩萨,庙内有大鼓一个,大钟一口。

松枣摆手堂建在松枣山寨中心位置前的一条大沟坎上,是一个高约十余丈,堡顶有三亩多圆形土包,庙殿面对山寨,背靠山沟,包左边是通往山寨的大路,右边是一条自然干沟。庙堂由十八根大楠柱采用横梁架搁的木结构建筑技术建造的,殿堂呈长方形,高约一丈八尺,宽约二丈,进深二丈八尺,分前厅和后厅。正中供奉的是地母娘娘和王灵官菩萨,左右存放有一口雄狮大钟和一个大鼓。前厅两边各有四排三间厢房,左边厢房是“太庙”,中堂供奉的是已故土司祖先牌位。横宽一丈三尺,神龛高五尺,神龛上立有高三尺,宽二尺五寸牌位,牌位中书写的是彭公爵主某某之灵位。两边是出生和去世的年月日,即是彭氏土司之祖彭士愁、彭师裕、允林、允殊等四个牌位。两侧间是:科洞毛人、鲁力嘎巴、田好汉、昔枯热其等大将。左右二个庙堂的右边三间是管理人员的住房、厨房、存放摆手时所用的锣、钹、鼓、号、笙、笛等各种土家古乐器。庙殿堂前厅是摆手堂。

正殿的“地母娘娘”、王灵官菩萨及钟、鼓是从距松枣一华里多的山堡庙内迁移到松枣庙堂的,迁移之后,山堡庙就叫“庙堂枯”了,据民间老人说,庙堂枯是土司凤凰山的龙脉过境之处,在盘古时代,老司城的万座群山是从武陵山脉的中支黑山山脉发源,那时日夜兼程直奔老司城方向而来,凤凰山展翅腾飞,途径庙堂枯息翅一会,然后再起飞到老司城的太平山的右侧落下,即成了上山凤。土司王的宫殿修在上山凤的尾部,故而庙堂枯殿中不能击鼓,不能撞钟,若击鼓、撞钟,土王宫殿晃动,土司王坐卧不安,因此,将庙堂枯庙堂撤毁,庙内的地母娘娘、王灵官菩萨、大钟、鼓移迁至松枣庙堂内。

松枣,土司时代居住有彭、向、罗、王、肖、谢、石、李、田等九姓,以彭姓最多,那时松枣,又统称别些,是由田家湾、石家堡、下别些等四个自然山寨组成。松枣又称上别些,是中心之处。至今还有以上九姓八十余户,三百余人口。自从彭瑊、士愁父子进入五溪,公元907年消灭吴著冲之后,建立土司王朝,对别些森林公园不断经营,历经粱、唐、晋、汉、周、宋、元、明、清初等九个朝代,松枣摆手堂历代热闹。据民间传言,这里土家青年男女相聚到庙堂跳摆手舞,一至到民国二十年前。庙堂和“太庙”历代香火旺盛,每逢过年过节,初一至十五,庙堂和“太庙”敬神人员络绎不绝。

松枣摆手堂因是土司别些公园的中心位置,这里景点集中,有田家弯香饼磨房十五棚、水碾、筒车打水、马屎坝、马屎铺、腊果洞飞泉、吊坎瀑布、猴儿吊颈等景观,两条深溪的溪边峭壁数十丈,仰望晴空一线天。山溪水净鱼游虾跳以及原始森林之中兽吼鸟啼,这些迷人的景色,逗惹了历代土司王和宫中的大小官员、丫环、侍女游园赏花,必然来到松枣摆手堂跳摆手舞,摆手堂即成了土司时代的别墅。

土司时代官兵去南渭州列夕衙署从官道至永顺,从永顺至列夕衙署有一百五十里,而从别些松枣经马屎铺至抚志到列夕码头到芷草衙署只有八十里,故土司时代官兵每次三十、五十匹马经常在马屎坝放养和存栏,马屎坝又成了公园的热闹地方。到马屎铺住宿的官兵又经常来松枣摆手堂跳摆手舞,又为松枣增添了一份热闹气氛。今日的马屎铺只是参天树木和田家湾的清泉长流水了。

经过历代土司苦心营造的松枣摆手堂及庙堂、“太庙”,直到解放以后,千百年来保存完好,可惜无人管理,于公元2001年连洞乡别些村村民因修建别些小学而撤毁。

提起马屎铺,先得从土司时代的养马讲起。土司时代的养马用途有三种,一是每两年或三年向朝廷贡马一次。二是土司增添军事用马;三是马骡作为当时的主要交通运输工具。那时在溪州大力发展养马。仅老司城郊区专门养马场有:新庄村的马洞、连洞石叠马夹洞、高峰的马屎坝、雨连的马屎坝、马蹄湖、抚志的马腊、麻岔的马拉,下别些马栏弯等十多处养马场。

马屎铺,又名马屎坝,是土司官兵常去南渭州休息住宿之处,因马屎多而取名马屎坝,在此处开一店铺也命名马屎铺。

(七)  土司时代的青岗包和瓦窑

传说,青岗包位于老司城狮子口顺小河进一华里处,有一小山岗,面积五亩,前后有田十余亩。是土司时代为土司王烧制浮雕花砖窑址。遗址对面是民国年间修建的五谷庙,改土归流后,老百姓造梯田、窑址被毁掉。迄今只留下青岗包地,窑址在何处还是个谜。青是指蓝色或绿色的意思。岗指地面凸起的土坡或土包,青岗包窑址无存。

那时修建土司皇城、祖师殿、观音阁等工艺精致美观的专用砖。如:宫殿的石阶梯边的墙壁、内屏风、外照壁、三千余米双面城墙、屋顶鳌头、小狮子、小麒麟、象、犀牛、飞檐角、檐口瓦、墓室内的装饰砖等,图案有花草类、兽类、鸟类等,近百种精致花砖,先通过模型,取出后晒干,然后放进窑子用柴火烧,烧后同石头刻雕成的花纹一样美观耐用。当时技术人员是从西安、杭州、苏州请来的。(明代青岗包窑址迁颗砂)瓦棚,过去现在统称瓦棚、瓦窑。土司时代的瓦棚遗址有:祖师殿瓦棚湾、瓦场河坪、见亲湾监狱门口、小河瓦场等共计二十余处。都是过去为老司城成为“城内三千户”时代修建服务的。瓦棚遗址处处今存。

    2010年6月,县文物局副局长雷嘉生同笔者,专门去瓦场考察,正遇瓦场组村民王习铭,他介绍说,前几年他准备挖一口池子养鱼,挖下去几尺深发现是瓦窑时,就不挖了,挖掘时拾得土司时代的瓦片数块,并上交文物部门一块。其它瓦窑和青岗包窑地尚未考察和发掘。

(八)大庸(张家界)二家河楠木楼的传说

据《永顺田氏族谱》载:关于田姓与土司王的密切关系中记有:“田伯开清初人也,住永定卫二家河。家资富饶,乐善好施,望重乡里。少年时天赋聪颖,学业大成,但文运不济,每试不就,年届不惑,无意仕途,设家塾训徒。

一日午休倚栏眺目,见一小乞,鹑衣百结,酣卧石阶,其鼻间有二蜗牛出入。伯开度此子有异徵,后必大贵。醒之,询其究竟,知为永顺府老司城人也,姓彭名藩,上无父母,中无兄弟,门衰祚薄,行乞度日。伯开遂收养家下,实灵牧竖未几,免去牧役教以径文。不期彭藩颖悟过人,过目成诵,不数年学已大成。且为人和善,谋勇逾众,机智超群,得乡人贵戴。年方弱冠,即犹鹤立鸡群,佼佼者也。时,老司城传来,新袭位之土司王,年仅弱冠,登基不久,急染恶疾,忽告驾崩,撇下才高貌美的王娘,权扌聶 国事。王娘县榜全境,选抗谋勇兼备貌美才实者入赘为婿。”

谕示不胫而走,跃跃而试者知凡几,均未能茯王娘遂意。一日彭藩闻知,乃与伯开曰:“仆蒙胧厚遇,以致成立,愿离翁就道,以选入赘,后有必以报之。”伯开知藩为非常之人,将有非常之略,遂允其所请,并为之治装,造土司都城。藩揭榜入试,时王娘隐身屏后,垂帘窥之。诸文武大臣均以治国之道,谘讥彭藩,藩则对答如流。尤于汉、土之间关系,应如何亲密的论辩,更是侃侃而谈,议论精僻,字句如玉,压倒群芳,诸臣尚欲问难,王娘早已心允,乃启奏老国母恩准,国母则手持龙头杖,踽踽而出,口传懿旨曰:“此即吾儿也!”令值殿司迅即鸣炮以迎新登基。是日藩与王娘成其百年之好。彭藩执王司王政之后,为报田伯开抚孤之恩,训育厚德,乃以出巡之名至永定卫二家河,踵门以叩伯开,询其所欲。伯开曰:“无他,唯闻老司城名材——楠木,愿得之而逐意。”藩返,即日动人伐木,以人工负运至二家,乪子脚里白果园,并雇巧匠为伯开造五柱八棋连七间两层楼房一栋,以级其天年。迄今历三百余年,众说纷纭。”今此楼尚存。

 

(九)王村

王村是土司都督府的南大门,王村之名源远流长。

历史上有以下几种传说:一说,秦汉以来酉水流域的八部大王常住王村,而得名“王村”。

二说,因这里最先为王姓定居之地。永顺县《弄塔·王氏族谱》中载:其始祖本三吴峨眉湾人,因避秦乱来楚,沿沅水入酉水,经过“涉险滩急流,履悬崖鸟道,饮食山果,暮宿洞穴。”千辛万苦,来到古镇王村,王公见到青山翠竹,山环水聚,鸟语花香之地,十分欢喜。乃“结草为庐,羁息于此。”王公到这里定居之后,发现周围山洞森林沟壑之中,住有“长发赤足,披兽衣,啁啾如鸟兽语”的人群。这些人群,就是最先居住在这里的土家族先民。“公渐与习,乃探其巢穴,效其语音,教以礼仪,习以耕凿。”当地土家先民乃尊王公为麦着冲(土家语,麦着即很大的意思,冲,首领头人之意)。王氏始祖二世为麦塔冲,三世祖为麦洛冲。从此,子孙世代繁衍,逐渐向酉水流域的猛洞河、灵溪河一带转移,成为溪州境内较大的血缘世族。因此,该地王氏最先发现并定居,故地名为“王村。”

汉代王村为酉阳县城址。汉高祖五年(公元前202年),设武陵郡,郡下属十三县。《汉书·地理地》记有:酉阳是郡属之一,酉阳的治所就设在王村。在此期间,也有酉阳村之名,但“王村”之名仍然未改。

三说,江西彭氏入主溪州之时,彭士愁率一班人也先到王村驻足,住在王村探听老司城吴著的虚实,后消灭吴著,彭士愁当上了土司王,故名“王村”。

自古溪州乃至湘西神秘莫测,外地区人要进入这一地区,王村是必经之路。至汉初在王村建酉阳县治所以后,其地理位置的重要性,也就日益显露出来。因得酉水舟楫之便,上通川黔,下达洞庭,自古为溪州及湘西通商口岸。俗有“蜀楚通津”之说,王村又成为了通商的码头。

土司政权时期,王村是都督府的南大门和重要活动的地域。土司军政合一的58旗,380峒其中的腊惹洞、驴迟峒,就在王村太平桥临近处。后晋天福四年(公元939年)发生的溪州之战,就在王村附近。距王村顺酉水河下不远处的九龙厅山寨,是彭士愁战败后固守的砦堡,溪州铜柱原也立在砦堡下的会溪坪野鸡砣。宋至和二年(公元1055年),至宋嘉祐二年(公元1057年),溪州刺史彭儒猛、彭仕羲与宋廷几次战事,亦即在王村附近。

明代正德十年(公元1515年)至明代嘉靖四十四年(公元1565年)土司彭世麒、彭明辅、彭翼南等以及永属三州六峒每次为朝廷贡献大楠木或为朝廷运送贡品,大多是在王村码头集并后,运抵京城。嘉靖年间,土司彭明辅、彭翼南等率土、苗兵抗倭,也是先集聚王村再出发到苏松抗倭前线的。

清代,康熙十九年(公元1680年),清军在辰龙关围剿吴三桂判军,久攻不下,密令永顺土司出击,彭廷椿、泓海及南渭州彭凌高等率土、苗兵三千,自带粮草,驻扎在王村五里牌和太平桥,据吴丰游。彭廷椿遗南渭州彭凌高率部问道协同清军,一从高岸入,一从郭家溪入,饶出关后,攻克辰龙关。康熙颁给“永顺等处军民宣慰使司印一颗,援彭泓海总兵衔。”土司王彭廷椿援南渭州彭凌高由原副旗升为正旗,并升为“辰旗”旗长。

改土归流,彭肇槐带其亲属从颗砂出发,也是到王村驻足后再启程前往江西的。

清雍正九(公元1731年)永顺设府设县,王村又成了永顺对外交通的唯一码头,王村是永顺抵沅陵、常德、长沙、到京城外地交通必经枢纽。从明末清初到民国经数代人对湘西北陆路和酉水流域的水路改善,溪州各族各地区生产的发展,农民需求量的增加,使王村这个千年古镇,呈现出兴旺繁荣景象。原溪州境内的土特产桐油、茶油、牛皮、麝香、药材、土家织锦等成为销售外地的出口商品,外地区的客布、食盐及人们生活生产资料的进入,都要经过王村。王村成了永顺货物的进出口总码头,而且又成了原溪州所辖及湖北的来凤、咸丰、宣恩,四川酉阳、秀山等地进出口的集散地。据地方志载:在清乾隆、嘉庆、道光年间,王村有“小南京”之称,当时有大小铺面三百余家,饮食客栈一百余户,来往客商二千余人。古镇王村历史上的兴旺为今日“芙蓉镇”的繁荣奠定了基础。

回味王村的历史,是兴旺的历史,繁荣的历史。然而,无论是溪州八部大王常住“王村”,或是王姓先定居“王村,”还是彭氏土司入主溪州先驻足“王村”,这些统统成为历史,而且被“芙蓉镇”取而代之。只有千年古镇的五里青石板街、五里牌坊、瀑布惊雷、平桥晚眺、澄潭映月、松林晴雪、龙洞烟雨、天生石指、浩荡酉水永远存在。多少年来,她们各自镇守一方,似乎担负着一种使命。她们等了两千年过去了。终于等到了二十一世纪的今天。迎来了保护、利用、开发“芙蓉镇景点圈”兴旺繁荣的辉煌时期。

(十)溪州铜柱

后晋天福四年(公元939年)土王彭士愁与楚王马希范发生溪州之战,土王彭士愁战败。天福五年(公元940年)结盟议和,于会溪坪野鸡坨下酉水东岸的沙滩上,立铜柱为界,并将议和条款镌刻于铜柱之上。铜柱以南属楚国,铜柱以北归土司所辖。1969年秋因修凤滩水电站,铜柱立区属淹没区。经国家文物局批准,于1990年3月20日铜柱迁进芙蓉镇“湘西民俗风光馆”展厅内保护,铜柱成为芙蓉镇最佳景观。

传说,这铜柱是九次炉火炼成的,俗称九火铜,再加炼一火,就是真金。它经历千年沧桑,风雨剥蚀,光彩不减,仍熠熠生辉。千百年来,它为土家人民赐风雨,镇百邪,保佑土家地区经济发展,人民幸福安康,土家人珍视为神柱,无价之宝。

很久前,一个外地区卸任的郡府老爷乘船过会溪坪。这个老爷很早就听说铜柱是无价之宝,比金子还要贵重。于是携盗具,乘船行至会溪坪处靠岸于河边,亲带几十名家丁走近铜柱边,见到铜柱闪闪发光。老爷说:“大家努力,事成后各有重赏。”家丁们听了老爷有重赏,一个个鼓足勇气,挖的挖,刨的刨,铲的铲,个个忙得不可开支,满头大汗。

正在盗挖之时,一位捕鱼渔翁见到了,这位渔翁正是居住在铜柱附近的土家人,见有人盗挖铜柱,他渔也没捕了,空手回到家里,拿着牛角号,跑进寨子中,边吹牛角号,边喊着:“有人盗挖桐柱呀!有人盗挖铜柱呀!”土家寨上的男女老少听到牛角号,为了捍卫铜柱,集中了二百多人,各自拿着大刀,长矛、鸟枪、羊角叉,锄头等武器,向铜柱边飞奔而来。郡府老爷见势不妙,大队人马很快要聚集拢来。几千斤重的铜柱,入地又有数尺深,一时间难以挖出来,就是挖出来也难以拖走。只好改变主意,叫家丁们赶快取下铜柱鼎盖运往船上。据说这铜盖鼎有九百九十九斤,面对如此负重的鼎盖,家丁们只好拖的拖,拉的拉,扯的扯,推的推。好不容易才运到船上,郡府老爷叫船工快划船。寨上的几百名捍卫者赶到铜柱边,见鼎盖不见了,火速追赶到河边,见郡府老爷的船已划至酉水河中心。土家寨上的几百名捍卫者,只得大骂一阵而归。

郡府老爷盗得铜柱盖鼎,十分高兴,心想我虽卸任,奉禄减力,官职没有了。今得鼎盖,这是我一生的福份。吃不完,用不完。坐在老爷身旁的一侍卫说:“这铜柱盖鼎是稀世之宝。”一个跟随老爷十几年的家丁说:“盖鼎是土司王爷与马王爷的分疆之宝物。”另一个家丁说:“彭氏土司王世袭二十八代、八百多年,就是靠的这个盖鼎”。又一个家丁说:“这铜盖鼎能镇百邪,保平安,使土家族地区年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郡府老爷与家丁们你一言,他一语,正说得起劲之时,突然,天昏地暗,乌云密布,雷电交加,大雨倾盆而下。酉水猛涨,洪波犹如万马奔腾,一浪高过一浪。这郡府爷们的船像一张即将脱落的竹笋壳叶一样,在洪水中顺波飘荡着,船上几十名家丁混乱一团,喊天叫地,一片哭泣之声。老爷与家丁们都心里明白,这是因偷了盖鼎,犯下滔天罪行,是神柱显灵,是上苍对我们的惩罚,是我们应得的报应。郡府老爷眼看大福临头,心想,自己和家丁们都将要葬身于洪水之中,还要这盖鼎做什么!立即吩咐几个家丁将盖鼎掀下河中,盖鼎沉于酉水河之中。

当盖鼎掀下河中的瞬间,风停雨住,云开雾散,酉水平静,碧绿荡漾,天空无一丝云,蓝蓝的天空,一轮红日又照耀在酉水河上。此时,在投下盖鼎的河心处,忽然凸起像铜盖鼎形的一个沙洲,酉水从两边分流而过。从此这个沙州水涨它长,水枯不长。可是,今酉水河中心像铜盖鼎形的沙洲,已被凤滩水库淹没,仅留下此故事往后传颂。

 
湖南热门景点
湘西德夯苗寨
古丈红石林景区
凤凰黄丝桥
龙山洗车河
湘西芙蓉镇
湘西凤凰会议场地
湘西永顺县100人会场-永顺会议场地
湘西龙山县500人会场-龙山县会议场地
湖南凤凰150人会议厅-凤凰古城会议场地
湖南凤凰35人会议厅-凤凰古城会议场地
湖南凤凰130人会议厅-凤凰古城会议场地
湖南会议礼品
纯天然野葛根粉-张家界凤凰特产
凤凰姜糖 湖南特产 央视专题报道产品 农博会金奖
青花骨瓷养生杯-湖南会议礼品
青花瓷套装 商务礼品定制-湖南会议礼品
红瓷龙纹将军杯-湖南会议龙年礼品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成功案例 | 业务合作 | 招聘英才 | 网站导航 | 法律声明 | 友情链接 | 在线留言

 
 

   
 联系电话:13762725599  联系传真:0731-84444476  邮箱:1254584218@qq.com  QQ:1254584218 

 公司地址:湖南省长沙市晚报大道267号长沙晚报大厦24楼 邮编:410016  湘ICP备11017963号

  Copyright © 2010 fhme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